在雅鲁藏布江中,有一片经沙石堆积形成的“江心小岛”。
52年前,西部战区空军驻藏某场站官兵克服重重险关,终将导航台建在了这座处于机场延伸线的小岛上。多年来,导航台的给养始终依靠场站定期运送,然而不久前一次罕见大雪封死了唯一一条进出通路,让给养运送成了难题。
眼看着米、面、蔬菜都已见底,台站里两名驻守的战士该怎么办?场站领导对此十分担忧,可要想上岛,就必须驾驶大轮径解放车冲过河沟、泥滩,再用藏族渔村的牛皮筏子接力,冲过一片满是漩流的水域……
经过讨论研究,场站党委决定由副站长邓珂带队执行这一艰巨的任务。导航连连长何马金将给养装了满满一车,有着丰富驾驶经验的方强主动请缨担任驾驶员,刚轮休出岛的台长贾健顾不上休假要求再次上岛。他们下定决心:再难再险,也一定要将给养送到,不能让岛上的战士断了炊!
出发!一路上冰天雪地、沟壑纵横,走不了多远就要下车清沙除冰来疏通道路,2个小时才艰难渡过第一条10多米宽的大河沟。
而第二条河沟更难通过。漂浮的冰碴遮住了观察河底的视线,方强紧握方向盘,尽力寻着平日行驶的车辙缓缓行进。忽然,车身一顿,整个车子陷入淤泥当中。
“赶紧向附近村民求援!”村长达瓦叫来自家装载机帮忙,场站也安排挖掘机和启动车前来救援,8个小时,各型车辆轮番上阵,铁索拉断了2根,解放车仍无法脱困。
到了晚上21时,气温骤降。几次失败后,台长贾健再次穿上雨靴,肩扛铁索,手拄铁锹,脚踩淤泥,一步一步挪到车前进行最后一搏。
夜里22时,铁索终于挂好了,可谁都没想到,牵引车刚刚启动,两指粗的铁索再次崩断,重重地摔在江面。无奈之下,何连长只能命令大家先回营吃饭休息,随后默默拨通了岛上战士李林峰的电话,埋着头轻声告知情况,像做错了什么事一样。
第二天,官兵们早早来到河滩,挖开雪泥,铺上树枝,开辟出一块压实的平地,供两台牵引车工作。大伙一番努力,直到傍晚17时,终于将解放车拉了出来。顾不上休息,方强便轰大油门,按照记忆里的路线加速行驶。
40分钟后,终于到达江边。尽管冬季是枯水期,可雅鲁藏布江主流依旧湍急,加上水下暗礁丛生,只有搭乘藏民用的牛皮筏子,才能安全渡江。
“对不起,连队给养送晚了一天。”何连长的话语中带着歉疚。而此时,刚上岛3个月的大学生士兵何盛誉看着登岛的战友们冻得红肿的双手和脸颊,心头一阵酸楚,他说:“连长,我更理解‘老西藏精神’的含义了,我们高原导航兵都是好样的!”
在这“风唱歌,沙跳舞,伴着江水拉二胡”的“江心小岛”上,战士们像红柳一样深深地扎根,据守着小小战位,为振翅翱翔的战鹰指路护航。[责编:刘洋]

美高梅手机版登录 1

  卫彦平 胡晓宇 本报特约记者 李国文

“对不起,连队给养送晚了一天”_光明晚报美高梅手机版登录。“对不起,连队给养送晚了一天”_光明晚报美高梅手机版登录。  本报特约记者卢曦

“对不起,连队给养送晚了一天”_光明晚报美高梅手机版登录。由于江水湍急,每次渡江,郑晨亮和舒柃文都必须先把牛皮筏拉到上游。

  43年前,世界屋脊最大的航空港——贡嘎机场,在西藏山南地区雅鲁藏布江南岸拔地而起,为雪域高原连通世界架起一座“空中金桥”。43年间,驻守这座军民合用机场里的空军驻藏某场站官兵,一直承担着保障“空中金桥”通畅的重任——对进出藏飞机进行航空管制,保养、维护跑道,为飞行导航、提供气象信息,服务航测、航勘飞机。43年来,这个场站指挥了31个机型、30余万架次军民航班起降,迎送数千万宾客,保障空运千万吨援藏物资,被誉为雪域高原“空中桥头堡”。

“对不起,连队给养送晚了一天”_光明晚报美高梅手机版登录。  作为一支戍守西藏空防的重要力量,成空部队在完成使命职责的同时,为建设文明繁荣新西藏作出了突出的贡献。阳春三月,记者踏上寒意未消的雪域高原,无论是在一座座雪山之巅的雷达阵地,还是在一座座位于河谷的机场,附近的藏族同胞都争相称赞戍守在这里的人民子弟兵。

日前,笔者登上雅鲁藏布江一座江心小岛,走进西部战区空军某场站远距导航台,见到了驻守在这里的两名导航兵——四级军士长郑晨亮和下士舒柃文。
这个台始建于1967年。第一任台长贺建华划着牛皮筏上岛,用挎包背土在岛上栽下第一棵红柳。1968年毛主席接见了这个雪域导航兵。
导航台围墙上道道“水痕”记录着江心小岛上人与风浪的斗争。这里风力最大可达11级,午后黄沙遮天蔽日。风大,水更急。洪水季节,江面有2000多米宽;枯水季节,数条百来米的湍急小河撕裂干涸的河道。因河流经常变道,致使无法修桥和筑路,湍急汹涌的河流下,暗藏着树桩和锋利石块,使得行船危机四伏。冲锋舟和橡皮艇都不管用,上岛的唯一办法就是乘坐牛皮筏。
2002年,郑晨亮来到了小岛。他清晰地记得第一次坐牛皮筏的情景。这种藏族古老的渡江工具由4张半牛皮和红柳枝构成,上面涂了一层特别的防水油脂。行驶在河面上,牛皮绷在红柳枝上,软软的皮子下就是滚滚江水。老台长刘小刚见他神色慌张,便宽慰说:“牛皮筏可是江心小岛一件宝,驮上两头牛都没问题。”
都说世上有三苦:撑船、打铁、磨豆腐。上岛第二年,老台长才教郑晨亮划筏子。最初,越使劲,筏子越在原地打转。郑晨亮又气又恼。班长告诉他:“划筏子得心静,守岛也得心静。”

  “对不起,连队给养送晚了一天”_光明晚报美高梅手机版登录。(一)

  引导“神鹰”安全飞行

美高梅手机版登录 2

“对不起,连队给养送晚了一天”_光明晚报美高梅手机版登录。  “遥远雪域漫无边,岂敢梦想一日还?”当年18军徒步进军西藏的一位老兵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在每一天太阳升起的地方,银色的神鹰啊,来到了古老村庄……”著名藏族歌手亚东一首《向往神鹰》,不知唱醉了多少人的心,银色的“神鹰”搭载的是藏族人民让进出西藏之路更通畅的梦想。

封闭的小岛上,军犬是他们相依的“战友”。

美高梅手机版登录 ,  1966年,国家在山南地区贡嘎县雅鲁藏布江南岸开始修建贡嘎机场,并于当年竣工,中央军委随后批准空军组建场站。1966年10月25日,伊尔-18运输机成功首航贡嘎机场。

“对不起,连队给养送晚了一天”_光明晚报美高梅手机版登录。“对不起,连队给养送晚了一天”_光明晚报美高梅手机版登录。  然而,西藏高原高寒缺氧、地势险峻,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航路间雪峰高耸冰川广布,风沙、冰雹、高空强风乱流肆虐,被公认为是世界上飞行难度最大的空域,有飞行“空中禁区”之称。上世纪50年代,成空某部勇闯禁区,分别从北线、南线试航拉萨获得成功,揭开了西藏现代航空史上的新篇章。

寒来暑往,郑晨亮经历过无数次惊险“漂流”。一年夏天,妻子和儿子第一次上岛探亲。郑晨亮划着筏子来接,眼看小岛就在眼前,可就是无法靠岸,一直被冲到下游5公里外,吓得妻子紧紧地搂着儿子,脸色惨白。
还有一次夏天送给养,郑晨亮载着3袋50公斤的大米划向对岸,就在离小岛20多米的地方,江面突然刮起狂风,桨下又遇暗流。筏子生生被掀翻。多亏他水性好,才从激流中钻了出来。
当时,这一幕被岸边的指导员郑贺铭看在眼里,惊出一身冷汗。1989年,一名叫宋兆武的台长乘着橡皮艇过江。皮艇被江水掀翻。宋兆武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守岛的孤独、守岛的艰苦就像滔滔的江水一样说也说不尽。但一代代“江心岛人”凭着“红柳精神”在这里不但扎下了根,还坚守了下来。
下士舒柃文上岛也有3年了。郑晨亮也像老台长一样开始教小舒划皮筏。牛皮筏的故事就这样一代代地传了下去……

  1967年,这个场站接管拉萨民航站;1969年,保障安-12试航成功;1976年,保障直-5试飞成功;1984年1月,保障运-10首航成功;1990年,保障空投救灾物资450余吨;2000年,完成新型战机高原试飞保障;2008年,参加奥运空中安保保障……

  “西藏每条航线上的飞行,都凝聚着成空驻藏部队雷达、气象、通信等各类保障人员的心血。”成空驻藏部队司令员蔡自华向记者介绍道。走进该部指挥所,记者眼前一片繁忙景象:只见大屏幕上,三维地形图、飞行动态图、航迹图不断变换着,由几排整齐排列的电脑组成的指挥系统,每个岗位都十分忙碌,电话铃声、命令声此起彼伏……这里就是整个西藏的“空管指挥中枢”。

  随着西藏经济建设快速前进,民航和各类任务飞行不断增加,场站最多时一天要指挥9个机种的飞机,执行9项不同的起降任务。航空管制,即空中交通管理,成为场站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飞行管制,通俗地说就是空中交通管理。飞行管制室的参谋就相当于空中交通警察,负责组织实施飞行管制,监督飞行活动,维护飞行秩序,保障飞行安全,提高飞行的空间和实践的利用率等等。据该部航管管制中心主任朱建伟介绍,成空驻藏雷达部队分布在平均海拔高度4998米的雪山之巅,平均每年引导航班近4000架次。海拔5374米的世界上最高的人控雷达站甘巴拉雷达站,被中央军委授予“甘巴拉英雄雷达站”荣誉称号。

  2008年6月,场务连官兵发现草坪里“潜伏”着成群的幼蝗虫,有的地方甚至达每平方米750只以上,如果它们被吸入飞机发动机,后果将不堪设想。军地立即展开了一场灭蝗战,消灭了事故隐患。

  在雅鲁藏布江江心小岛上有一个导航台,进出藏所有飞机都要由它导航,一旦失灵,飞机就可能找不到方向。有一年7月,代理台长宋兆武带领战士绍建军乘橡皮舟去岛上抢修设备。当时的雅鲁藏布江江面宽阔,江流湍急,漩涡密布。就在他们离小岛只有十多米远的时候,橡皮舟被水下的树桩划破了。为了减轻重量,宋兆武纵身跳下橡皮舟,想推舟前进。然而,他跳下水之后,就再也没能浮出来。他牺牲那年还不到20岁。

  一次,一架航测飞机返航时,机场被突如其来的云层封住。飞机携带油料不多,又没有备降场。危急时刻,场站指挥员果断指挥飞机从云层缝隙中穿过,安全降落。机长下了飞机,激动地紧紧握着场站领导的手,连声说:“导航导得好,指挥员决心下得好,航调指挥得好!”

  “如今,我们的雷达和导航装备已经十分先进,那座江心小岛的发射机已经由人控改为遥控,大大降低了官兵们的劳动强度,也减少了危险。”朱建伟主任感慨地说,“正是由于官兵们的无私奉献,从1965年正式开辟航空事业以来,西藏还从未发生过飞行事故,确保了各航班在最复杂的航线上实现最为安全的飞行。”

  (二)

  筑起世界最高的机场

  截至目前,在西藏这片世界上飞行难度最大的空域中,这个场站为始终保持100%的飞行安全率做出了突出贡献。然而,成绩和荣誉背后,浸透着一代代官兵的巨大牺牲。

  “唐蕃古道人背畜驮,栈道流索独木桥”。这是旧西藏交通的真实写照。茫茫雪山、滔滔激流,西藏境内高山深谷交错分布,航空港建设对于西藏社会和经济发展有着重大意义。

  场站组建伊始,从西北抽调来的空军官兵紧急出发,携带沉重的装备,徒步2000余公里走进西藏。他们在荒滩上安营扎寨,忍着剧烈的高原反应,搭起干打垒营房,架设设备,也把一棵棵象征着青春和生命的沙柳树苗,深深地植根进了这片热土。

  在高原上修建机场,施工条件之恶劣难以想象。面对生命极限的挑战,成空某空防工程处这支驰骋广袤雪域高原的“铁军”,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就一直是西藏航空港建设的主力军。走进这个工程兵团队,最让人感慨的莫过于官兵们脸上浸入肌肤的高原红和一双双裂口交错的手掌。该处政委陈勇告诉记者,怀着“热爱藏族人民、造福藏族同胞、发展西藏经济”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官兵们以钢铁般的意志,克服无数困难,拿下了一个又一个高原机场建设的世界之最。

  场站在雅鲁藏布江江心小岛上设有一个导航台,进出藏所有飞机都要由它导航。一次,战士宋兆武和战友上岛抢修导航台的发射机。离小岛只有10多米远时,橡皮舟被划破,宋兆武跳入水中,想要推舟靠岸,却再也没能浮出水面。

  邦达机场位于藏东昌都地区,海拔4334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机场。1993年3月,该处接到命令,千余名官兵挥师千里挺进邦达高原修建机场。负责工程组织的曹定国处长告诉记者,当时,国家确定的工期时限为两年,但这里每年霜期长达7个月,有效施工期满打满算仅有150天。为抢时间,官兵们披星戴月,仅用87天就贯通了全长5500米的主跑道,创造了高原机场工程建设史上的奇迹。

  宋兆武的遗体最终没能找到。那年,他还不满20岁。

  1994年10月19日,第一架波音757客机平稳地降落在了邦达机场,整个邦达沸腾了。成千上万的藏族同胞像朝圣一样,徒步穿越几十或几百公里山路,将洁白的哈达,一条挨一条铺展在机场跑道上。国家有关部门派出专家组进行全面验收,临别时留下了“邦达四最”的评价:“地方最苦、强度最大、质量最好、效益最高。”

  五级士官谢晓山是场站制氧站班长。“我1990年入伍时,住的还是铁皮房,三四百人用一口井,还要靠人工用水桶打。”谢晓山说,当时,新鲜蔬菜特别少,官兵们嘴皮脱落、指甲深陷是常见病,1995年才用上全国直拨电话,而且全场站只有一部。

  随着一座座现代化航空港的建成,天堑变成通途,遥远的雪域高原不再遥远。自投身西藏高原机场建设以来,这个工程兵团队先后完成了拉萨、邦达、林芝、日喀则、阿里等机场的建设任务,创造了连续修建3座世界海拔最高机场的纪录。

  场站老站长王义广是个22年的“老西藏”。这年,他在1周内接连收到3封加急电报:母病危,速回。

  助学帮困倾注真情

  实在走不开的王义广,只寄回800元钱。等他忙完工作,心急火燎赶回山东老家时,母亲已经去世整整5天。每当想到这件事,他的心里就阵阵作痛。

  正在拉萨中学读高二的伦珠曲杰有这样一个习惯,每次从拉萨城回浪卡子县的家,都会站在羊卓雍措湖畔,向甘巴拉山上的那颗白色的“明珠”招手。“金珠玛米能看见我。”伦珠曲杰总这样想。远方,就是成空某雷达站。

  (三)

  2007年,伦珠曲杰还是浪卡子中学的学生,但贫困的家庭再也供不起孩子继续上学。得知这一情况,雷达站党支部立即决定资助孩子完成学业。当年7月,士官张会桥受全体官兵的委托找到了伦珠曲杰的家,与他的父母定下了建立扶贫助学对子的协议。伦珠曲杰没有辜负官兵们的希望,顺利考上山南中学,并因学习成绩优异保送到重点学校拉萨中学就读。

  在与航空港毗邻的甲竹林镇,藏族群众打心眼里感谢场站的“金珠玛米”,帮助他们过上了幸福富足的生活。

  从1995年开始,空军部队发起了“蓝天春蕾”计划,在拉萨、山南、日喀则、那曲、昌都等地区的14个县市兴办起18个“蓝天春蕾”女童班。作为身在藏区的成空部队官兵,更是责无旁贷,累计帮助500多女童重返校园。他们还广泛开展科技扶贫,作为帮助藏族同胞脱贫致富的重点,先后与驻地群众建立扶贫挂钩点50余个,常年举办各类技术培训、文化补习班,为群众讲解农机修理、车辆保养、大棚蔬菜种植等方面的知识。

  10年前,甲竹林镇的藏族群众还在靠放牧为生。场站官兵主动走进村寨,向他们讲解航空港蕴含的无限人流、物流商机,并组织运输股、汽车连等相关专业人员,义务为他们培训驾驶和维修技术。

  贡嘎县甲竹林镇比邻的就是拉萨机场。看到这一地理优势,村民们希望从这里巨大的人流、物流中寻找商机。但由于语言障碍、不懂驾驶等因素,大家心急如焚。戍守在这里的成空某场站官兵纷纷行动起来,为村民们开设了驾驶培训、汽车修理和汉语文化培训班。甲竹林镇十三村的村长尼玛次仁欣喜地告诉记者,目前村里有轿车、卡车50台,75%的家庭有手扶拖拉机,村里人均年收入已达3000多元,成为了山南地区首屈一指的富裕村。

  2003年,场站筹措490多万元,将场站附近的塔巴林村村口坑坑洼洼、车辆难行的土路,改建成了8米宽的水泥路。从此,把寂静的山村与外界相连,藏族群众勤劳致富的希望延伸到了远方。

  西藏的天,湛蓝而纯净。多年来,被誉为“离蓝天最近的人”的成空驻藏部队官兵倾情西藏经济社会发展,在雪域高原上洒下了蓝天般纯净的爱。

  如今,这里已是远近闻名的富裕村。村民次仁顿珠是场站培训的第1批驾驶员。几年过去了,他家当年的小土房变成了现在的2层小楼,家里有5辆运输车、1台挖掘机,固定资产达数百万元。

  为增强驻地群众的教育观念,场站专门印制了宣传教育的小册子送到藏族群众手中,与甲竹林镇中心小学和甲日小学结成军民共建对子。

  走进场站周围的藏族村庄,结束了近千名群众世世代代背水喝历史的自来水管道、通向山顶寺庙的纵横交错的电线、西藏“绿化靓化工程”中种植的绿树……这些,仿佛都在默默地讲述着场站官兵为藏族群众过上幸福富足生活所付出的努力。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